NEXT
PREV
一本道东京熬加勒比DYNAMIC NEWS
口述:没想到房客变同居女友
发布时间:2019-11-22 12:21  责任编辑:小编
 
有时候觉得,和小芬在一起的2年,就好像20年一样,漫长的岁月把什么都熬成了无味。而我,因为习惯,仍旧继续着这样的生活。
 
青涩暧昧:房客变同居女友
 
我和小芬是从一个电话开始的。2年前,家里为我在闸北区买了套房子,本来准备结婚派用处,没想到恋爱3年的女朋友,在新房交屋后不久提出分手,3室2厅的房子对我来说实在太大,于是在母校的BBS上挂了帖,出租其中的一、二间。
 
“喂,是乐文吗?”那天我正在上班,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电话,女孩自称小芬,想租我的房子。我心里“咯噔”一下,一个女孩来借我的房子,是我之前没想过的。留下联系方式,约好晚上再联络。
 
我准时给小芬电话。小芬说,临近毕业,学校的宿舍离市区太远,面试实习都不方便,所以想找一间价格便宜些的房子。因为是校友,而且还是一个学院的,两个陌生人越谈越投机。跟小芬说,分手时,女友用怎样的语气指责我太幼稚,我怎样一宿一宿地难过,怎样艰难地和父母解释;小芬也告诉我,她父母怎样地争吵不休,她怎样一个人住在学校里好几个月不回家……我们不停地相互诉说与倾听,仿佛认识很久的老朋友。“要不,明天你就收拾好东西住过来吧。你没找到工作前,我先不收你房租。”我热情地邀请师妹,她也没有拒绝。
 
第二天,在校门口见到小芬,和电话里有点忧郁的感觉不同,小芬本人看起来爽朗活泼。我去她寝室里帮她拿东西,她去教育超市买了我最喜欢喝的饮料。校园里,我们看起来就像来帮女友搬家的一对情侣。我接过小芬递给我的饮料,之前还笼罩在分手痛苦中的我,突然有一种甜蜜的感觉。过马路的时候,我顺势去牵了小芬的手,她很自然地握紧我,我们俩互视了一眼,一切尽在不言中。
 
工资卡上交女友贤惠不再
 
自从小芬入住,家里多了不少生气,她把她家的小博美欢欢也带到了我家。那时小芬还没有找到工作,虽然偶有面试,大多数时间是独自在家。她会打扫房间,给我洗衣服烧晚饭。每天吃完晚饭,我俩就牵着欢欢去散步,日子过得平静但快乐。
 
那天下班回家,见妈妈正和小芬在厨房忙活,看那样子,很是热络。爸爸悄悄埋怨说,“小芬的事你怎么不跟我们说,让我们都没个准备,不过这个小姑娘倒不错。”原来他们见小芬把家收拾得井井有条,对人也热情大方又懂礼貌,印象分给了满分。没想到这却成为小芬日后最大的杀手锏。
 
自从得到父母的认可,小芬开始和以前不一样了。她时不时以天太热为借口不准备晚饭,拉着我到外面吃饭。找到工作以后,更是很少做家务,经常指挥我做这做那,她自己却抱着欢欢看电视上网。给欢欢洗澡,我们总是互相推委,最后没办法,只能送去宠物店。
 
小芬给我的印象很节俭,给她的钱,除了日常开销,很少买其它,还是我反过来劝她多添置点衣物。公司发给我二张卡,一张是工资卡,一张是奖金卡。当小芬提出要我把工资卡交给她以方便日常开销,我也没有多想,就把工资卡给了她。
 
不料,从此让我见识到她的消费能力,隔三岔五地拎回一件衣服一个包,衣柜满得都挂不下了,说她几句,她不乐意了:“当初不是你让我多买点的吗,现在说话不算话啦。”
 
我们开始吵架,连洗个碗也争几句,她总是拿出我爸妈来压我,而我爸妈也不知道中了啥邪,都当我的不是。有了爸妈的支持,小芬越发变本加厉。出席朋友聚会,她也从不给我面子,当着朋友面就数落我的不是。在这样的磕磕绊绊中,我们走过了一年的时光。除了对我爸妈还算不错,小芬在我眼里已经没有任何优点。也动过分手的念头,真要行动了,还有点不忍心,毕竟在一起一年多了。
 
暧昧游戏玩不出结果
 
没有激情的生活继续着。吵架了,她就找朋友诉苦,我气不过,又找朋友解释。周围的朋友几乎都知道我和她关系不合,有劝好的,有劝分的,也有哥们替我打抱不平:“这么作的女人,长得又不怎么样,还不是看你有房有车,趁早分的好。”
 
分手的念头稍一流露,立即遭到爸妈反对,“小芬那么好,你不要朝三暮四。”不过,小芬对分手的态度十分的“爽气”:“你要分手可以,你那张工资卡送给我,再帮我找个住的地方,我就搬。”心里有点气,可卡捏在她手里,我也没办法。
 
无意中发现小芬同其他男人暧昧的对话,又是一顿大吵。一哥儿们劝我,“现在分不合算,她用你的住你的,一分手她走了,你不就亏大啦。不如先找个后备,再把她换掉。”我听从了朋友的劝告。
 
意外地遇见高中同学凌波,当场就被她迷住了。要了手机号,之后就一直发消息给她嘘寒问暖。凌波对我则是若即若离,有时很热情,有时又不理不睬。我约她喝茶吃饭,她也是3次来1次,还总是带着她的小姐妹,让我摸不着头脑。为了能摆脱小芬,我加紧了追凌波的速度,每天打电话给她,她还是不冷不热,高兴时跟我聊上半小时,不高兴了说两句就挂。时间一长,我也有点失去耐心。
 
我的事,自然逃脱不了凌波问候的话,“这个女人是谁,你跟她什么关系?!”面对小芬的质问,我显得理直气壮“就许你和别人暧昧,不准我也暧昧一下,我喜欢她,你管得着嘛!”这话大大刺激了小芬,她歇斯底里地掀翻台子,之后号啕大哭。
 
一夜的冷战,希望小芬能主动说拜拜。谁知第二天一早,她的态度来了180度大转弯。“你看看她回的消息,就知道她有多冷淡你。只有我才是真心待你,你难道不知道吗?”小芬少有的温柔,又让我再次妥协。
 
我将此事告诉凌波,希望逼她表态,她的回复叫我失望,“这些事和我无关。”我们聊天的频率逐渐减少,虽然我还是时时表达我对她的好感,但我明显感觉到,在她那里我已经完全没有希望。
 
最近,爸妈催我早点跟小芬结婚,小芬也不断暗示想嫁给我,可我根本不想结婚。我该怎么办呢?
 
冷眼旁观
 
女人忌作男人忌黏
 
结婚,属恋人之私事,跟旁人无关,这个道理再简单不过。文中这个24岁的大男孩,却要为此烦恼,似有庸人自扰之嫌。
 
爱情这种事,好与坏,适合与不适合,外人看到的,只是表象,彼此是否真心相爱,只有当事人自己心里最清楚。
 
用沪语“腻滋疙瘩”一词,形容男主人公比较合适。跟前任女友分手,却始终走不出失恋的阴影。一个电话,一夜之间,小师妹从房客晋升为同居女友,这速度快得有点离谱。这感情,也因之前没有根基,之后没有合适的土壤和养份,更缺乏精心呵护,自然也就难成活。
 
出了问题,一个大男人不是想着如何解决,却是一味地想着逃避,甚至想先找到替身,再炒女友。幸亏老天有眼,这样的阴谋未能得逞。倘若我是那女友,倘若我知道自己爱着的男友这么无耻,无论他再有钱房再大车再好,我定先炒了他,决不给他寻找替补的机会。
 
文中男女主人公之间,实在谈不上爱情。从一开始,就是各取所需之交易,一个找白吃白住之场所,一个寻求情感替补,最初的甜蜜温馨,不过是短暂的假相。
 
24岁的大男孩,适婚年龄。有房有车,听起来很好,骨子里,还是个心智不成熟的孩子。

招商热线: